[草原保护]黑哈尔河流经的那片原始草原

25.04.2018  01:57
黑哈尔河流经的那片原始草原
    一条河流横贯内蒙古赤峰市东北部,在它的两岸形成了一片婀娜多姿的草原,蒙古语称之为黑哈尔河塔拉。塔拉是草甸子的意思,汉语中的黑哈尔河是山坡上发源的河。1984年,我多次去过黑哈尔河塔拉。
  黑哈尔河塔拉得名于黑哈尔河,黑哈尔河发源于罕山脚下的沙布冷山,流经巴彦温都、巴彦包力高、罕苏木、扎嘎斯台几个苏木(一种高于村级的行政区划单位),沿河两岸自然形成很多大草甸子。黑哈尔河塔拉是黑哈尔河流经赛罕塔拉苏木一段而形成的大草甸子,是整个黑哈尔河流域最大的草甸子,也是黑哈尔河流域最富饶的地方。
  黑哈尔河塔拉东西最窄处5公里,最宽处10公里,南北长60公里,总面积220多亩,整个大草甸子的形状是东西窄,南北呈长梯形。黑哈尔河塔拉的西部及西南部,一眼望去无边无际,连绵起伏的沙坨子与坨甸子相间分布,很多坨甸子由于水位低,常年积水,形成一个个小泡子,泡子里有鱼游动。在沙坨子上长有红柳、黄柳、金鸡儿、沙打旺等灌木和各种花草。北部是连绵不断的大山,其中有著名的巴勒山,山峰比较平缓,山上树高草盛,风景宜人。东边沿黑哈尔河塔拉的边缘仍然是一条较窄的沙带,沙带外面又是小山和大山,著名的套海罕山就横卧在黑哈尔河塔拉的东边,再往东南与乌林塔拉、查干塔拉、查奔塔拉和塔拉套力改(5个脑袋的山)联在一起,最南部与扎嘎斯台苏木相接。
 
    黑哈尔河从黑哈尔河塔拉中间穿过,由于黑哈尔河塔拉东南低、西北高,黑哈尔河从北向南奔流不息,河里的鱼类很多。在黑哈尔河塔拉的东北边缘地方,有两处著名的地方,一个是衙门,另一个地方就是在衙门南边的赛地花。黑哈尔河塔拉的东南角有一个小山包,叫特花,也非常有名。据民间传说,衙门是过去的王府,相传在公元1662年,清朝康熙年间,巴特尔王爷就住在那里,王爷与大臣们经常到衙门南边的山包上集会或者判案等。有一次王爷去南部打猎,来到天山,这个天山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天山重名,天山上住着额勒登布,他是王爷的叔叔。王爷打猎后上山看望他的叔叔,一进屋,他叔叔连炕也没下,叫佣人拿一张牛犊子皮铺在炕上,让王爷坐下吃乌勒木,就是炒米拌奶子。王爷非常生气,回去后在赛地花召开王宫大臣会议,把他叔叔额勒登布判了极刑,故此黑哈尔河塔拉东南角的那个小山包叫特勒花,传到今日叫成特花。黑哈尔河塔拉是一个水草丰美的大甸子,过去专门是王爷、贵族、牧主放牧的地方,同时也是他们争夺的地方。
  那一年的夏季,我们到黑哈尔河塔拉考察。站在山上,极目远眺,一幅绚丽多彩的画面映入眼帘,整个大甸子呈现出一片郁郁葱葱的景象,黑哈尔河像一条彩带镶嵌在黑哈尔河塔拉的中部,亮晶晶的河水奔流翻滚,流向东南;河流两岸有一人多高的芦苇,以及柳条子、蒲棒等;芦苇塘里有水鸭子、野鸡、鹌鹑等,在芦苇子、柳子外边的广阔大甸子上,生长着绿、黄、红、白、蓝等各色各样的花草,真正是百花争艳。站在河边,看着河水里鱼儿嬉耍遨游,听着青蛙不停地呱呱叫,望着天空中百灵鸟放声歌唱。草甸子上,风吹草低,牛群、羊群星罗棋布,让人心旷神怡、流连忘返。
 
    秋季来到这里,站在塔拉的高处,一眼望去,整个大草甸子一片金黄,虽然百花不见了,但各种花草子熟穗满,果实累累,微风吹动,摇来摇去。苇花漫天飞舞,马儿跑,牛儿叫,羊群像朵朵白云缓缓飘动,牧民兴高采烈。放牧的、拉草的人们,不时传来阵阵歌声,能歌善舞的蒙古族特点尽情释放,所有这些,在草甸子上汇成一曲美妙的大合唱。千百年来,勤劳、勇敢、好客的蒙古族,世世代代在这美丽的大甸子上放牧生活。
  2017年的秋天,我再次来到黑哈尔河塔拉,它的容颜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
  坐在车上,放眼车窗外,天高地远,路右侧的查布杆山(枣山)坐落在地平线上,雄伟高大,它是天山镇的代名词,很早以前天山镇就叫查布杆庙街,街的周围是山峦和草原,随着清朝末年的放垦,草原变成了耕地;而天山镇的边远地区,仍然保留着草原的原貌。汽车行驶的这条横贯内蒙古东西部的大通道上没有几辆车,安静的公路透着祥和,修这条公路之前这儿没有去黑哈尔河塔拉的路,全是丘陵、草地、山峦。从天山镇出发前行50公里,汽车从左侧下了公路,一条曲曲折折的沙子路爬行在草地上,路两边的草长势茂盛,高低不平的田野和远山近岭都被绿色覆盖着。汽车跑了十几公里,前面出现一片草原,那就是黑哈尔河塔拉。
 

    望着车外面的绿草、灌木,空中振着翅膀翻飞的百灵鸟,和陪同的人聊着这片草原的过去和现在。在横贯内蒙古东西部的大通道修通前,外面的人来这里很难,从天山镇出发,经坤都镇,在七拐八绕的小路上,几经曲折到达这里。因为偏僻、闭塞,很少有外地人来,这里也就保留了完整的草原生态。
  随行人员告诉我,20世纪90年代,随着现代化畜牧业的发展,大甸子上修建了一块块草库伦(使草场资源得以永续利用的一种草场围栏形式),黑哈尔河上架起了一座桥梁,苏木、嘎查通了电,把这个大甸子装饰得更加美丽。
 

    为了保护好这片草原,这里的家家都对草原进行了围封。一切变化源自大通道修通后,村里花钱修通了我们来时的那条便路,和外界联系上了。从此这里的牲畜不再是出栏产奶,而是变成了游人骑马看草原、拍照的工具,奶食品也成了商品,牧民忽然发现古来不值钱的玩意儿全成了挣钱的工具和紧俏商品。
  站在草甸子上,远望近眺,绿色像毯子一样铺向天边,鸟儿在高空振着翅膀鸣叫,有一只野兔猛然从草丛中窜出,箭一般地射向草地深处。黑哈尔河如一条绸带,在甸子上曲曲弯弯地流淌,河西岸树木丛生,有一片湖泊,静静的水面上飞着水鸟,清脆的叫声动听悦耳,湖上有船,供打鱼和游客游玩,湖中间有许多岛屿,那是鸟的家园,湖四周散布着牛马羊。当地的牧民告诉我,外地人来这儿看草原,除了在湖泊上钓鱼、坐船、骑马等,还可以食宿。湖边有两个蒙古包,旁边有几匹马,这是制马奶酒的地方,牧民们向我介绍了制马奶酒的历史、马奶酒对人体的功效。我接过牧民递过来的一碗马奶酒,喝一口,感到凉爽、香醇。我站在蒙古包外,望着绿草、灌木、湖泊、畜群,耳边响起了那首歌:“去看那青青的草,去看那蓝蓝的天,看那白云轻轻地飘,带着我的思念”。
  这个美好的家园,让人向往,让人陶醉。汽车上路离去时,我回首留恋地望着这片草甸子,看着它渐渐消失在地平线上,我的脑海里依然放映着一幅幅原始状态的草原风景画面。(吕斌)